富家信息门户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永辉国际28000-孔子收学生 学费是十条腊肉

永辉国际28000-孔子收学生 学费是十条腊肉

永辉国际28000-孔子收学生 学费是十条腊肉

永辉国际28000,孔子是中国最早的私塾先生之一。

束脩(shù xiū)。这是什么意思?文绉绉的。

其实,这是古代借用来表示老师工资的词语,始于儒家学派创始人孔子,至今有2500多年历史。

《论语·述而》中说:“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脩的意思是肉脯、肉干(腊肉),束脩就是10条干肉扎成一捆。孔子说,只要主动送给我10条干肉的学生,我没有不给他教诲的。这句话表明,从孔子那时候起,招收学生时就会收取一定的学费。

古代启蒙教育将学塾分为家塾、私塾和义塾,无论在哪个场所任教,教书先生都会受到礼遇,得到莫大的尊重。北京师范大学国学经典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徐梓教授,将塾师的工资体系大体分为3个部分:束脩是入学报名时送给老师的酬劳,这是塾师收入的最主要来源;此外,东家还要为塾师提供饮食,一些特别富有的家庭,甚至为塾师开小灶,这部分隐形福利相当于现在的伙食费;遇上三节两寿等节令,东家还要给塾师一些“节敬”,表达礼敬之意。

孔子招生收肉干

在古代,不论是小学还是大学,只要是公办的官学,都不收学费。民办的私塾则要收学费,以补充教学经费不足,提高老师的待遇。

古人非常重视孩子的基础教育,对私塾先生非常尊敬。家长带着孩子来报名时,都会带着束脩,送给老师作为学费。

私塾先生要付出辛苦的劳动,凭学识和劳动获取报酬,无可厚非。弟子拜师时理应送上一份见面礼,或者缴纳学费,但礼物价值连城或一钱不值,都有失公允。

拜师礼给多少合适呢?孔子制定了中道原则,就是束脩。脩的意思是肉脯、肉干(腊肉),束脩就是将10条肉脯捆在一起。

除孔子在《论语》里提到束脩,《晋书·慕容廆载记》里也用到了这个词:“平原刘赞儒学该通,引为东庠祭酒,其世子皝率国胄束脩受业焉。”这个叫皝的世子带领贵族子弟找刘赞求教,也要带肉干行拜师礼。

朱熹说:“束脩其至薄者。”在朱熹看来,10条腊肉算不上什么厚礼。

不过,古代物质生活水平不高,肉算是奢侈品,老百姓吃顿肉很不容易。

林则徐小时候家境贫寒,10多口人除夕夜才能吃上一大盘素炒豆腐,估计“三月不知肉味”才是常态,不可能像现在人,一天不吃肉就睡得不踏实。

在孟子生活的战国时期,70岁以上的老人才能吃上肉,有地位的人被称作肉食者。综合这两点,足见肉之稀有。

那时没有冰箱冰柜,保存肉类很成问题。如果当天吃不完,就先用水把肉煮透,然后用盐抹匀,悬挂在屋檐下阴干,像风干腊肉一样。

带孩子拜师时,把肉干扎成一捆,供先生慢慢享用。想象一下这个画面,都有些唇齿留香。

虽说孔子定下了学费的标准,但他同时坚持了“有教无类”的平等原则。弟子三千中,颜回、子路、卜商、冉求、仲弓、原宪、伯牛等人都是出身寒门的穷学生,孔子都把他们培养成了谦谦君子,并没有因为谁给不起束脩而拒之门外。

清朝时的珊瑚梅雀笔架(四川博物院藏)。

入学礼送六件套

古代有人生四大喜事的说法,古人的一生也会经历四大礼仪。对读书人而言,首个隆重的礼仪就是入学礼,相当于现在的开学典礼,其次才是成人礼、婚礼和葬礼。

在严肃而隆重的入学礼上,孩子们参与了正衣冠、拜先师、盥洗净手、开笔礼4个环节,就算破蒙了。

他们一般要穿上正式的长袍,由先生依次整理衣冠,排着长队去学堂集合。步入学堂后,学生要向先师孔子的牌位九叩首,然后对先生三叩首,当然都要求双膝跪地。

拜师后,学生要向先生双手奉上首次拜师敬呈的礼物,叫做贽敬,以示尊敬。

深圳望野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研究发现,古代学子拜师准备的贽敬非常丰富,不仅装有肉干,还像结婚撒帐一样要准备干果。

这个拜师大礼包里,装着芹菜、莲子、红豆、红枣、桂圆和肉干等,除肉干是延续从孔子开始的学费习俗外,每一样东西都有谐音的好彩头:芹菜是告诫学生勤奋好学,莲子是希望先生苦心教育,红豆寓意鸿运高照,红枣象征早日高中,桂圆则是功德圆满。

待先生笑纳后,学生要遵照先生的要求,把手放在水盆中净手,正反都要各洗一次。净手也是净心,学生以此表明心志,日后在学习中专心致志,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听从师长的教诲。

整个入学礼上的最后一个环节,叫做开笔礼。四川的犍为文庙,还会在每年开学伊始,邀请学生参加盛大的开笔礼,用隆重的仪式感,激励学生好好读书。

开笔礼分为3个步骤:朱砂开智、击鼓明智、描红开笔。

朱砂开智也叫开天眼,先生手持蘸有朱砂的毛笔,在学童眉心处点颗“红痣”,表示给孩子开启智慧,从此眼明心明。

击鼓明智则是希望击鼓产生的巨大声响,让孩子耳聪目明、茅塞顿开。

描红开笔的时候,先生让学童描摹的第一个字,是“人”字,从此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在江浙一带,文风昌盛,破蒙的仪式格外讲究。

大户人家命仆人挑一担东西送孩童上私塾,担子的一头是小书箱,放有绸缎包起的四书、文房四宝等文具;另一头是状元糕和一盘粽子,谐音“高中”,期盼孩子早日考取功名。

有趣的是,入学首日,放学时先别着急回家,先生往往会叫住孩童,将他们的小书包翻转过来。

这个小小的动作,就像现在毕业典礼上的“拨穗”一样,寄托着师长对学生的期许,“鲤跃龙门,一朝翻身。”

明朝竹雕人物笔筒(四川博物院藏)。

粮食货币替肉干

早期的束脩,多为肉干一类的实物。随着时代的发展,学费不一定是束脩,也可以用其他礼品代替了。比如大唐盛世时,就有人送酒肉或丝绸代替肉干,看上去很高大上。

后来,学费演变成银两钱币,称为脩金。读私塾要交学费,既是古代的社会风气,有时也是强制性要求。

明朝政治家、理学家沈鲤在《义学约》中规定了交学费的时间:“义学束脩,东家具备。分四次送,每季仲月十五日送一次,其诸学生家不必又具私礼。”

雇用先生的东家,按季度支付薪酬。念书的孩子家里,不用再单独准备礼物。这样的安排,非常人性化。

在一些商品经济欠发达的地区,以粮食充当束脩的情形也非常普遍。到了明朝,用粮食代替钱币的做法非常盛行,不少塾师的工资既有谷物又有银两。

正德16年(1521)的进士黄佐,在制定《泰泉乡礼·乡校》时,明确要求乡民礼敬塾师:“其塾师束脩,务从俗加厚。在城大馆,官给银二十两,有司以礼待送。在乡则约正等,率各父兄出谷及菜钱。若待之不以礼,及有始无终者必罚。”

当时,城镇塾师的工资是官府下发的银两,在乡村则是村民们分摊的谷物和菜钱。

万历38年(1610),常熟的12名塾师,“每名馆谷十石,俸八两,聘礼各五钱,清明、端阳、中元节仪各三钱。”

到了清朝,用实物支付学费的做法越来越少见,脩金日渐普遍。

道光年间,河南山东河道总督栗毓美制定了《义学条规》,视学生人数多寡对塾师的薪俸作了详细规定:“今拟定脩金四十两为大学,三十两并二十五两为中学,二十两十数两为小学。”

私塾没有寒暑假,也没有周末双休。俗话说“腊月二十三,先生放了假,学生出了监”,古代塾师一年只有春节几天可以休息。

有些家长误以为学习时间越长越好,担心一放假就会耽误孩子学业,就禁止先生给自家孩子放暑假。

如制定于清嘉庆年间的一份《义学条规》专门写道:“长不辍耕,幼不辍读。暑日休务者,薄其饩廪。”大人不能停止劳动,小孩也不能停止上学,私塾先生如果给学童放暑假,家长可以扣工资。

郑板桥行书七律诗轴(四川博物院藏)。

古代也有教师节

除前文提及的束脩和伙食,古代塾师的工资还包括节敬。就是在每年特定的节令,学年伊始或结束、学塾兴办或关闭的时候,东家往往会向塾师送银钱或礼物,表示对塾师的礼敬。

有一些家塾在聘请老师的时候,还会在合同里写明赠送节敬的数量。

“节令的确定,主要依照我国传统的节日,但各时代或地区也有差别。在很多地方,最重视的是三节两寿,三节指端午节、中秋节、年节,两寿是指孔子诞辰日和塾师生日。”徐梓教授说。

我国如今的教师节始于1985年9月10日,其实古代也有教师节。

农历八月二十七日孔子诞辰这天,各个朝代都要举行尊师重教、祭拜孔子的活动。这种传统可以追溯到汉朝,在很大程度上发挥了教师节的功能。

《汉书·平帝纪》记载了当时的学校体制:“郡国曰学,县、道、邑、侯国曰校,校学置经师。”

黄宗羲在《与陈乾初论学书》中写道,汉、晋时期,每年农历八月二十七日,即孔子诞辰这天,皇帝要率领文武百官祭拜孔庙,还将国子学、太学的经师邀请入宫奉为座上宾,“为饮食之客,席间词赋其娱。”

天子尊师重教,各地官府上行下效。这天除了祭拜孔子,“置休经师”,还要“授束脩”。

由此可见,当时虽没有明文规定孔子诞辰是教师节,但老师们在这天普遍受到礼遇,享受节日休假、宴请、发肉干的福利。

唐宋时期,每年农历八月二十七日,国都和各州、府、县都要举行盛大的祭孔典礼,皇帝或地方行政首长亲自担任主祭人。

当时还有类似“先进教育工作者”的评选活动,国子监、书院以及州、府、县各级政府,要从本地学校中选拔出类拔萃的老师作为司业,上报朝廷,最高可获得500两赏银。

到了清朝,孔子诞辰这天,不但祭孔的规模日益盛大,各个书院、学府教师的薪水得到提高,桃李天下的老师最高会被授予八品官衔,提拔为院长、监院、掌教、馆师等管理人员。

有学者统计,清朝许多著名学者,如颜元、阮元、惠士奇等,就是在孔子诞辰这天得到重用的。

清朝时的玉笔(四川博物院藏)。

蒲松龄教书脱贫

爱讲鬼故事的蒲松龄,一生都想考取功名,进入体制内。不过,屡考屡败的他,总要顾及眼前的生计,于是拿起教鞭当老师,投身基层教育事业40年。

教书前,蒲松龄家道中落,只继承遗产“农场老屋三间,旷无四壁”。

靠朋友引荐,他先在淄川城西王村设馆教书,然后,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又回本邑王氏兄弟家任教。

一提薪水,他就恼火,在杂剧《闹馆》中吐槽塾师卑微,年薪才4000文钱,也就是4吊钱,让他心寒不已。

不仅薪水低廉,东家还只发铜钱,携带非常不便。如果要去市场上兑换白银,还得缴纳两成的手续费。蒲松龄窝了一肚子的火,在《塾师四苦》里感慨道:“人言教书乐,我道教书苦。”

好在蒲松龄有个高富帅的老乡,叫毕际有。毕际有的父亲毕自严,在明朝曾任户部尚书,毕际有是清朝的地方知府。

毕际有回乡隐居后,十分欣赏蒲松龄的才华。蒲松龄一进毕府,就时来运转,终于靠教书脱贫致富。

首先,他的伙食得到改善,“骨横斜其满地,汁淋漓以沾裳。”满地的骨头,满身的油汤,如愿以偿吃上肉了。

其次,他的薪水大大提高。他在毕府写完6卷《聊斋志异》,其中一篇《爱奴》写徐生临时受聘,给蒋夫人儿子才上了几个月的课,薪酬就是一两黄金。蒋夫人同样是大户人家,开出的报酬很可能接近蒲松龄的真实薪水。

毕家除了支付日常的薪酬,还给予隐形的福利,如纸墨费、灯火费。毕府尊师重道,寒冬腊月,邀蒲松龄住进温暖的绰然堂,内有供暖设施;到三伏天,又请他搬进凉快的霞绮轩,提供大量藏书为其丰富写作素材。

毕际有的儿子毕盛钜当家后,更是多次为蒲松龄涨工资。如此优厚的待遇,让蒲松龄在毕府一待就是30年,70岁才恋恋不舍地退休。

郑板桥为塾师出头

清朝担任私塾教师的秀才,年收入10两银子。钱少还不是主要问题,老师们焦虑的是,东家支付束脩时间滞后。

诗歌有云:“东君何事太蛮擅,束脯终年不肯还。擎伞遮阴专为热,围炉向火只因寒。”

薪水难以到位,教师生活困窘,只能拉下脸面上门讨要束脩。还有一首打油诗:“蒙馆舌耕不自由,读书人到下场头。每逢年节先生苦,亲去沿门要束脩。”

不按时发放束脩,不仅让塾师怨声载道,也让尊师重道的君子为其出头。

清朝画家李淦曾说:“又有窭子贫士,妄于束脩许而不予。致烦师屡促,或凂人转达,如求乞然。而犹置若罔闻,或故为延缓,甚者有年终挂欠、终归乌有者。有是理哉?”

于是,他叮嘱后人要按时给先生发束脩:“束脩宁可量力厚薄,宜慎于始;供馈宁可称家有无,要期于终。万不得效近日作俑者行径也。”

宁可量力而为,约定束脩的多寡,也不能用欺骗的手段,拖欠塾师的束脩。这不仅践踏塾师的尊严,也戕害自家的学风。

诗书画三绝的郑板桥,为养家糊口多次当私塾先生,艰辛不言而喻。后来他当上山东潍县知县,对那些欺压塾师的东家,惩罚起来毫不手软。

当时,某教书先生与一丁姓大户人家约定:教书一年,束脩为8吊钱。一年期满,丁家以老先生才疏学浅不会教书为由毁约,不肯支付束脩。老先生悲愤难耐,跑去县衙击鼓鸣冤。

郑板桥听塾师陈述缘由后,决定出一个对联考考他的学识。他以大堂上悬挂的灯笼为题,说出上联:“四面灯,单层纸,辉辉煌煌,照遍东西南北。”老先生联想到自身的遭遇,脱口而出:“一年学,八吊钱,辛辛苦苦,历尽春夏秋冬。”

这回答对仗工整,严丝合缝,朴实巧妙,说明老先生决非误人子弟之辈。

郑板桥传来丁姓人审问,对方无言以对,低头认错。

郑板桥提笔判道:丁氏立即支付先生8吊钱的学费,另罚8吊钱,作为违约金,补偿塾师被无故辞退的精神损失。

封面新闻记者曾洁


上一篇:今冬的初雪悄悄地来了

下一篇:《自然》子刊:磁“钓”癌细胞!斯坦福科学家发明柔性磁线,捕获血液中循环肿瘤细胞效率达传统方法80倍!

扫描关注微信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