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家信息门户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中国保险业:奋楫勇进扬风帆

中国保险业:奋楫勇进扬风帆

70年的起伏。从仅有一家保险机构到形成一个相对完善的保险市场体系,中国保险业在巨大的变革中经历了许多困难和障碍。

70年的辛勤工作。中国保险业已经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建立了坚实的保护网,从一个不求繁荣的国家发展到一个市场规模居世界第二的国家。

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保险业伴随着革命、外资和民族工业的混合基因而来。70年来,中国保险业已发展成为参与社会治理的重要机制,服务和保障民生的重要手段,抵御重大灾害风险的重要保障,支撑实体经济的重要力量。

她受益于市场经济的蓬勃发展,见证了中国与世界融合的曲折,守护着成千上万家庭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中国保险业正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以荣誉和梦想、激情和拼搏精神,在建设保险强国的道路上阔步前进。

与共和国生活在一起

1949年9月25日,建国前六天,第一次全国保险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确定了保险必须为生产发展服务的基本方针,确定了保险业的三大任务:确保安全生产、协助贸易发展、促进城乡物质交流。确保劳动人民的生命安全;保护国家财产。

同年10月20日,新中国第一家保险公司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正式成立。

面对前进道路上的沉浮,新中国保险业的创始人勇于面对困难,勇于探索。他们通过辛勤工作赢得了保险业务的年增长率,并为国民经济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根据中国金融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中国保险史》数据,1953年,强制财产保险和强制运输保险分别比1951年增长了3-4倍,比1952年增长了27%和45%。所有个人保险自1951年以来增长了273%。从1950年到1952年,农村保险保费收入超过4800亿元,赔款收入超过1800亿元,这对促进农业生产和农村经济的顺利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为了更好地促进新中国的经济生产,保护国民经济的恢复,保险业也发挥了防灾、防灾和风险管理的功能。据《中国保险史》记载,当时,财产保险除了防火检查和宣传外,还协助地方政府防洪防台。农村保险将承保和理赔工作结合起来,宣传牲畜保护,帮助农业社会开展防疫检查。此外,从1956年到1957年,保险业还补贴了约350万元(旧人民币)的地方消防费用和牲畜防疫费用。

但是,一方面,由于当时对社会主义计划经济认识不足,对社会主义保险功能的认识存在偏差。另一方面,在研究前苏联的国民保险时,有一种机械应用的趋势。保险工作指导方针存在一定的波动,一度影响了保险业务的发展。例如,1952年后,农村保险的实施取得了一些仓促的进展。为了纠正这些问题,到1953年底,农村保险基本上在所有地区暂停。直到1954年11月,第四次全国保险会议才决定恢复。

中国人民大学财经学院的石晓军教授在《中国保险70年》中指出,在农业保险的曲折发展中,“自愿”原则终于确立。这实际上是中国保险业第一次真正将商业保险与“国民保险”区分开来,为中国保险市场的形成奠定了商业伦理基础。

不幸的是,不成熟的保险业很快就被打乱了。1958年10月,Xi安国财贸会议提出,人民公社成立后,保险工作的作用消失,国内保险业务应立即暂停,但外国保险业务必须继续办理。同年12月,在武汉召开的全国金融会议正式提议“立即暂停国内保险业务”

在接下来的20年里,中国保险业在历史的动荡中停滞不前。

窗帘又拉上了。

1979年,随着改革开放的帷幕慢慢拉开,国务院作出了“逐步恢复国内保险业务”的重大决定。沉睡了20年的中国保险业在暴风雨天气中逐渐苏醒。

随后,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恢复运营。先后成立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牧生产保险公司、中国联合保险公司的前身、交通银行保险部、中国太平洋保险公司的前身、平安保险。后来,中国人民银行在100多份执照申请中批准成立了五家中国保险公司:华泰财产保险、泰康人寿保险、新华保险、永安财产保险和华安财产保险。私人资本满怀希望地进入保险业。

1995年,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该法第91条第2款规定:"同一保险人不得同时经营财产保险业务和人身保险业务"。这是人寿保险业务的分割、分割和组合的开始。

据《失落的盛宴》一书中记载,1996年,PICC“将其一生划分为几个分支”,并且“大部分干部不愿被划分,但愿意留在财产保险中。因为财产保险人的伟大事业”。改革开放后,中国家庭资产也在快速增长,国内生产总值也在快速增长。汽车已经成为家庭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自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机动车保险已经超过企业财产保险,成为中国最大的财产保险。到目前为止,虽然这一比例逐年下降,但汽车保险的主导地位并没有动摇。

当时,不想离开财产保险的人没有想到一个悄悄成长的团队会很快彻底改变中国保险业的市场结构。

1992年,美国国际集团(aig)的全资子公司友邦保险(AIA)获得执照,并将人寿保险代理机制引入中国,这吸引了许多国内保险公司效仿。在很短的时间内,友邦保险促进了寿险行业的非常规发展,保费收入迅速超过财产保险。据《布局:中国寿险行业十年一课》统计,1997年,全国寿险销售人员从1996年的12万人迅速增加到25万人,寿险保费收入从40亿元增加到200多亿元。从1997年开始,人寿保险总保费首次超过财产保险总保费,达到600亿元。1997年,个人营销占寿险总保费的33%。

代理商崛起后,单一产品不再能满足客户的多样化需求。人寿保险公司已经逐渐将业务发展的重点从团体保险转移到个人保险。产品创新正在上升。终身产品、定期退货产品和养老保险都是在这个阶段设计和开发的。

然而,1996年5月开始的八次降息很快将长期沉浸在欢乐中的人寿保险业拖入了残酷的现实。一年期存款利率从10.98%降至1.98%,给中国寿险行业带来巨大损失。当时,年轻的寿险行业不仅没有利差损意识,甚至认为降息后寿险产品的收益率偏高,这是做生意的最佳时机。2003年,高盛(Goldman Sachs)的一份研究报告估计了这一时期中国市场的价差损失,并估计中国人寿、平安人寿和太平洋人寿的潜在价差损失约为320-760亿元。

面对巨大的利差损失,这三家公司都推出了保险覆盖率低但保费规模能够迅速扩大的投资和理财产品。新千年后,投资、分红和全能已成为中国寿险市场的主导产品。许多年后,关于中短期产品的争议也预示着这一点。

不久,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使高级官员深刻认识到金融风险控制的重要性。1998年11月,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首任主席马永伟在新机构上市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充分表明了党中央、国务院对保险业的高度重视,显示了保险业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标志着中国保险业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全面发展

2001年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后,保险业率先在金融领域对外开放,成为中国金融体系中开放时间最早、开放程度最高的行业。马永伟参与了中国保险业的整个谈判过程,他回忆说,当时保险业在谈判中的地位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期。“外国人在其他方面更喜欢低调,但在保险方面,他们从来不会放弃,而是会密切关注。”

开放带来的机遇和挑战将中国保险业推向了全面发展的阶段。

2003年初,全国保险会议提出,希望保险公司上市在一年内实现零突破。到年底,经历了艰难重组和重组的PICC财产保险和中国人寿相继在港交所上市。采取上市步骤对于改善公司治理结构、加快与国际社会的融合具有重要意义。迄今为止,PICC、中国人寿、中国太平洋、中国平安、新华保险、PICC财产保险、中国平安、中国平安在线和中国再保险已在国内外资本市场组建了中国保险集团。

释放市场活力是改革的目标和开放的要求。财产保险和人身保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应该在正确的时间开始。

2001年,第一轮车险费率改革在广东启动,重点是废除全国统一的条款和费率。保险公司将独立设定汽车保险费率,并向监管机构报告以供审查和备案。2003年,关税改革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不幸的是,由于保险公司自身准备不足,很难支持真正的产品差异化。与此同时,车险销售中介市场未能及时理顺,造成了当时的市场混乱。2006年,这一轮改革以利率和条款回归统一监管框架而告终。直到2015年,第二轮汽车保险费率市场化改革才启动。也许我们已经从上次的经历中吸取了教训。改革迈出了一小步,逐步放开了各地区定价的主动权。

与汽车保险相比,个人保险费率改革来得更晚。1999年6月,成立不到一年的原中国保监会发出“关于调整寿险保单预定利率的紧急通知”,规定“寿险保单预定利率调整至不超过年复利的2.5%,不附加利率回报条款”,扭转了寿险行业卖出越多,损失越大的局面。“然而,在预定利率上限价格的保护下,保险公司创新产品的积极性已经减弱,导致寿险产品严重同质化。

直到2013年,为了鼓励保险公司创新产品和服务,原中国保监会根据“普通、普遍和分红个人保险三步走路线图”启动了中国个人保险费率改革进程。

无论是财产保险还是人身保险,费率市场化改革都是通过对前端合理定价的后端影响和控制,迫使保险公司进行经营体制和机制改革,并利用监管改革创新。

面对快速扩张的机会,一些组织一度迷失了方向。2006年,由于前董事长关郭亮挪用大量公司资金,新华保险的偿付能力降至61%。2007年,原中国保监会首次以保险保障基金接管新华保险,探索以市场化方式应对和化解行业风险的经验和实践。后来,它更成熟地应用于中国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的风险管理,担保基金的第三步是在2018年拯救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

2012年,第二代风险导向偿付能力监管体系开始建设,并于2016年初步完成。这是中国保险监管史上的一项基准成就,也是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对世界保险偿付能力监管体系的重要贡献。

迈向强大的保险国家

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意见》(以下简称《新中国第十条》)以顶层设计的形式明确了保险业在经济和社会中的地位。保险业的发展从行业的意志上升到国家的意志,揭开了从一个保险大国走向保险强国的序幕。

由于有了这项政策,保险业作为国家经济发展的“垫脚石”变得越来越稳定。在支持实体经济、协助政府构建民生安全网、完善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完善社会治理体系、建立巨灾保险制度、创新支农惠农方式、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等方面取得显著成效。截至目前,保险业开展的大病保险覆盖城乡居民11.29亿人,大病保险患者实际报销率在基本医疗保险基础上平均提高10-15个百分点。支农小额融资业务贷款4382笔(次),总额34.28亿元,融资业务余额21.4亿元。自2013年以来,中国新宝已为“一带一路”项目发放了2300多份保险单,并向企业支付了逾27亿美元的赔偿金。截至2017年底,居民地震保险已为全国247万户家庭提供了1065亿元的风险保护。保险基金通过投资债券、股票、股票等直接为实体经济筹集了8.8万亿元……政策见证了保险业正在履行其长期稳健的风险管理和保护职能。

在保险业蓬勃发展的同时,网络经济也在迅速发展。以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为代表的保险技术深刻改变了保险业的形态,成为保险业发展的新动力。保险业传统的发展模式已经被打破,保险业发展的新思路正在被重塑。

自2013年以来,中安网、泰康网、安信保险、易安保险相继获得专业网络保险牌照,以各自优势开始“网络加保险”的创新实践。与此同时,开放保险公司和用户服务的第三方互联网保险中介平台发展迅速。其中,以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为代表的交通巨头纷纷进入,给保险市场注入新的活力,迫使传统保险公司按下技术改造的按钮。在高速发展的同时,新问题层出不穷。金融产品偏离了重险的本质,少数保险公司正经历频繁的公司治理混乱。为了切实加强监管,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自2017年以来,监管部门不断加强对保险公司的管理,严格监管一个接一个落到实处。这些努力背后的意图是将保险业推回到保护的起点,纠正偏差,明确行业的方向和发展方向。

2018年,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保险业在新的起点上开始了新的征程。

回顾过去70年,中国保险业从开始到停滞,从复苏到成熟再到增长,不断寻求创新与监管、政府与市场之间的平衡。在为历史感到自豪的同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要成为一个保险强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与发达保险市场的差距也表明,中国保险业未来发展潜力巨大。今后,保险业的发展应着眼于中国经济的新特点和新风险分配,坚持改革开放的总方针,大力推进保险业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改变原有的增长方式,实现保险业的全面创新。

来源:中国保险新闻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t老虎机 安徽快3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投注

上一篇:有情有义!曼城为托马斯-库克失业员工提供免费欧冠门票

下一篇:信银国际:跨境银行需求全面走弱

扫描关注微信
下载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