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家信息门户网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 > 18世纪的英国海军吃什么?除了咸肉、饼干、奶酪,酒必不可少

18世纪的英国海军吃什么?除了咸肉、饼干、奶酪,酒必不可少

作者:邹涛

资料来源:雷曼军事网络

200多年前,由于英国海军的强大实力,这个西欧岛国打败了它的对手,统治了四大洋。“不落太阳的帝国”的建立离不开英国海军的炮艇和大炮,也离不开无数在军舰上工作的水手。虽然在军官们的眼里,这些被带进来的年轻人都是不守规矩的流氓和恶棍,他们只能为大英帝国服务,受到严厉的惩罚,但他们必须填饱肚子才能努力工作。

18世纪的水手吃什么?

在现代人,尤其是中国人的眼里,航海时代的水手生活似乎有些浪漫。我们大多数人从好莱坞史诗电影中了解航海时代水手的生活。在电影中,主角要么吃肉,要么在大碗里喝酒,生活似乎很美好。但是这部电影没有完全反映事实。水手的真实生活并不浪漫,他们吃的食物是“独一无二的”。

事实上,水手的桌子可以说是可怕的:像木头一样坚硬,腌肉在桶里放了很多年,散发出木乃伊死亡的气味;装满象鼻虫的硬饼干可以自己在桌子周围爬行,水手们只敢闭着眼睛咬人。

事实上,说到18世纪的英国海军,我们仍然需要知道一个常识:英国可能是最缺乏烹饪细胞的欧洲国家,它制造的食物甚至比传统的德国人更难吃。英国人烹饪深色食物的能力早已臭名昭著。当然,糟糕的烹饪并不意味着没有足够的食物。在18世纪,英国海军吃得并不差。在当时的英国军舰上,水手通常每周都会收到以下口粮。

规章制度明确规定了每个水手应该得到的每日口粮。他们有权拒绝不符合标准的食物,也可以选择合适的替代品或用现金代替。硬饼干、咸牛肉、咸猪肉、豌豆、燕麦片、黄油和奶酪可以用面粉、羊肉、葡萄干、大米、板油、糖或糖蜜代替。早在16世纪伊丽莎白女王时代,英国海军的水手们就熟悉类似的口粮标准。从那以后,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一直保持到19世纪初。与当时岸上的体力劳动者相比,这种饮食水平已经很好了:一周可以吃四次肉,每天的饮食可以提供5000多卡路里,完全可以满足繁重体力劳动的需要。很难说这些规定是如何实施的,但食物至少没有同时在东部的满族军队那么可怕。至于至今仍被讲述的可怕故事,它们通常来自商船上的水手。他们不受法律法规的保护,很少有船长关心他们如何吃饭。

任何时候,食物的消耗都比炮弹和火药的消耗更令人吃惊。例如,一艘英国海军最常见的拥有74门大炮的三级帆船一周需要两吨硬饼干、一吨多咸牛肉、半吨多咸猪肉、四分之一吨奶酪和4480加仑啤酒。18世纪末,英国海军拥有近100艘这样的普通战舰,更不用说大量的其他类型的战舰了。为了让英国海军扬帆捍卫大英帝国的利益,首先必须满足这些巨大的胃口。

啤酒很久以前是水手的必需品。当英国海军在1588年与西班牙无敌舰队争夺海上霸权时,它已经每天给水手们提供一磅硬饼干和一加仑啤酒。这里的加仑是3.785升,而不是通常英国的4.55升。这种容量也被称为葡萄酒加仑或安妮女王加仑,相当于平均英国加仑的5/6。即便如此,每天提供这么多啤酒似乎有点吓人,但这也是必须的。如果保存不当,储存在船上木桶中的饮用水很容易变质,尤其是在温水中航行时。很快,各种藻类和昆虫将使用木桶作为浴池。只有捏住他们的鼻子才能喝下这满满的水。在这种情况下,葡萄酒比船上各种存货中的任何东西都重要。是否保留足够的酒精已经成为每个船长和水手最重要的问题,“不吃肉比不喝酒好”。葡萄酒不仅可以用来取悦生活在恶劣环境中的水手,保持必要的士气,还可以补充每天高强度体力劳动消耗的部分热量。

给船装满几个大酒桶,这对英国的几个老对手来说不成问题。西班牙和法国受地中海气候影响,阳光充足,气候温暖,有着悠久的葡萄种植和酿造传统。在船上努力工作的人不会担心没有酒喝。寒冷潮湿的不列颠群岛不是种植葡萄的好地方,葡萄酒的产量和质量无法与两个传统葡萄酒产区相比。尽管啤酒不是唯一的选择,可以用一品脱葡萄酒或半品脱白兰地或烧酒代替,水手们一生中只能依赖英国制造的啤酒。军官不能像低级水手那样随便对待自己。他们总是需要进口白兰地和其他优质葡萄酒。

虽然葡萄酒在长途航行中会失去原有的风味,但它不会变质,但啤酒不同。如果密封不严密或存放时间过长,很容易变质。已经粗糙的啤酒变得难以进口,味道像变质大米的啤酒变成马尿。当英国海军只需要游览英吉利海峡时,问题就不那么严重了。然而,进入17世纪后,遥远的加勒比海和北美殖民地的利益需要英国海军越来越多的火炮来保障,长途航行和易腐啤酒开始让人无法忍受。

英国海军很快找到了一种极好的替代品——朗姆酒。这种烈酒在17世纪中期开始在加勒比海流行,随着西印度群岛甘蔗种植园的兴起而出现。甘蔗种植园是西印度群岛嗜糖欧洲殖民者的巨大收入来源。从压榨的甘蔗汁中提取糖后,只剩下深棕色粘稠液体,通常称为糖蜜。虽然这种制糖的副产品不能再提炼成糖,但它仍然含有高含糖量,是一种非常好的发酵原料。糖蜜原本一文不值,经过发酵和蒸馏后成为一种烈酒,穷人可以饮用。由于原料充足,价格低廉,朗姆酒开始流行,并很快成为甘蔗种植园的主要副业。没过多久,船长就把能储存很长时间的酒带到了船上。除了商船上的水手之外,在加勒比海兴风作浪的海盗离不开廉价而浓烈的朗姆酒。

(在18世纪朗姆酒的地窖里,图片中间是一套蒸馏酒蒸馏装置,两边有桶和罐子。)

1655年,大英帝国从西班牙偷走了牙买加,牙买加在西印度群岛非常富有。英国海军最高指挥官威廉·佩恩中将领导着这个团队,他自然想让跟随他的士兵们开心。不幸的是,牙买加没有多少啤酒和葡萄酒可供他们挥霍,所以中将大人不得不用偷来的朗姆酒招待他的部下。从那以后,水手们也很快爱上了这种味道浓烈的烈酒,这已经失控了。朗姆酒很便宜,可以很好地储存。它在狭窄的船上占据的空间比啤酒少得多。几个世纪以来,啤酒逐渐被朗姆酒所取代。1687年,一天半品脱朗姆酒开始被正式纳入英国海军的每日配给量。在大英帝国管辖下的牙买加、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以及英属维尔京群岛殖民地酿造的朗姆酒不断供应给英国海军。

传统朗姆酒必须达到至少57度才能合格。水手们甚至发明了一种极好的鉴别朗姆酒质量的方法:把朗姆酒倒在火药上。如果火药能正常燃烧,那就是合格的。如果火药不能点燃,水手们应该互相大喊大叫。

船上没有娱乐。只有在烈酒的麻醉下,水手们才能暂时忘记他们的孤独和寂寞。然而,这带来了另一个头痛。与无味的啤酒相比,朗姆酒太浓了。绰号“杀死魔鬼”不是一个空洞的名字。一天半品脱朗姆酒足以让人头晕。喝醉的水手经常制造麻烦。无论是在船上还是在港口,喝醉的水手总是一个大问题,这不仅影响了英国海军的“光辉”形象,也使狭窄封闭的船只更容易发生意外事故。可怕的九尾鞭不能每天品尝这些酒鬼的肉。有太多的人要打败。谁将为船长工作?

爱德华·弗农上将解决了这个问题。作为一个相对关心下属的将军,他不喜欢鞭打和体罚,他对船上酗酒和闹事的现象非常反感。1740年8月英国舰队在牙买加皇家港停泊期间,作为舰队指挥官的弗农将军命令每天必须将半品脱朗姆酒倒入一夸脱水中才能分发。桶里的水味道不好。为了改善味道,加入糖、柠檬汁或酸橙汁。尽管水手们仍然得到了一滴朗姆酒,但是他们在把朗姆酒和水混合后,却不能储存很长时间。那些想把酒储存起来快速饮用或私下交易给其他酒鬼的水手只能放弃这个想法,这也减少了酗酒和麻烦的机会以及水手之间可能发生的纠纷。另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是坏血病相对减少了,至少弗农将军手下的水手更健康。这种简单有效的方法直到1756年才成为英国海军的正式条例。朗姆酒的每日配给量分成两份,一份在中午,一份在工作结束时的下午6点,这是忙碌的水手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弗农将军经常穿着一件硬丝羊毛混纺防水外套。格罗格林的这件标志性羊毛大衣成了弗农将军的昵称。很快,水手们用“老格罗格”来指代他们每天看到的掺水朗姆酒。从那时起,一个代表任何烈性酒的新术语“格罗格”就被使用了。

尽管朗姆酒令每个人着迷,但英国海军法规仍然坚持啤酒:啤酒是唯一的选择,只要它在英国和其他能向海外提供啤酒的殖民地使用,即使是在远洋航行的前三个月。在加勒比海工作的英国海军的水手可以为他们经常喝朗姆酒感到自豪,而其他地区的水手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吃东西。即使船舱里有足够的朗姆酒储备,船长和负责食物的事务长也会像小偷一样提防船上的醉汉。未经允许,任何人都不能喝酒。

(在电影《加勒比海盗》中,杰克船长在一个荒岛上发现了一个酒窖,并花了很多天吃朗姆酒。)

在风帆冲浪战争的时代,瘟疫和各种疾病杀死的人远远多于敌人的炮火。坏血病是主要杀手,半数船员在长途航行中死亡是很常见的。牙龈肿胀出血,疲劳无法工作,卧床不起直至死亡。从15世纪开始,渴望财富的欧洲殖民者开始探索新的路线,这种可怕的疾病像噩梦一样挥之不去,无数水手和冒险家在海上遇难。1744年,当英国海军乔治·安森将军和他的部下完成环球航行返回英国时,只有已经出发的六艘战舰百夫长独自返回。四年前出发的近1900名船员中,只有不到200人幸存,其余的都滞留在国外。大多数死亡原因与坏血病有关。

事实上,早在16世纪末,著名的航海冒险家理查德·霍金斯爵士就发现柑橘和柠檬汁可以有效预防坏血病。17世纪中叶,英国海军赫斯勒医院的著名医生詹姆斯·林德(James Lind)也通过临床实验再次验证了这一理论。林德博士在他1753年的文章《坏血病》中建议用柑橘和柠檬来预防坏血病。1758年,当他掌管赫拉斯医院时,他建议像橘子和柠檬这样的水果应该包括在英国海军的每日配给量中。然而,这些新鲜水果价格昂贵且容易腐烂,不便于在船上长期储存。虽然煮沸浓缩后很容易保存果汁,但对预防坏血病毫无帮助。现在我们知道原因是果汁中含有的维生素C容易被高温破坏。尤其是当果汁用船上常用的大铜锅烹饪时,维生素C被破坏得更严重(铜会加速维生素C的氧化)。当然,很难达到预防坏血病的效果。当时,研究水平还不足以理解这一切。甚至林德博士自己也认为缺乏新鲜水果和蔬菜只是坏血病的原因之一。这些看似矛盾的研究结果让那些高级官员很快失去兴趣。这项原本可以挽救无数生命的提议直到1795年才被英国海军采纳,那是林德博士去世的第二年,当时船员们最终等待每日配给3/4盎司柠檬汁。从那以后,困扰英国海军几个世纪的坏血病得到了迅速控制,海军的战斗力得到了极大提高。整天处理柠檬和酸橙的英国水手也被赋予了“酸橙”的绰号,这后来成为“约翰·布尔”的同义词。然而,商船上的水手没有这么好的生活。直到19世纪60年代,英国商业部才在1867年《商船法案》中规定商船水手也必须每天喝柠檬汁。在那之前,避免坏血病的唯一方法是依靠船长的个人知识。

当然,一定有肉也有酒。无论是商船还是军舰,大桶腌肉在船舱里都是必不可少的。牛肉或猪肉被切成四磅左右,放入橡木桶中用盐水腌制。那时,除了盐,没有其他方法可以在海上保存肉更长的时间。因此,腌制后的牛肉和猪肉只能有一种味道,那就是盐的味道。光是熏肉的日子就相当单调,所以船上的事务长有权在方便的时候提供新鲜肉类,这在他自己的港口并不难做到。他每周可以用3磅羊肉代替4磅腌牛肉或2磅腌猪肉。水手们对这些带有木乃伊气味的咸肉有复杂的感觉。一方面,咸牛肉和咸猪肉的味道并不讨人喜欢。被称为“盐马肉”或“盐垃圾”也是真实的。另一方面,这些东西一直是海上生存的基础。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水手甚至表达了他们的感受,甚至对新鲜肉类的抵抗。当然,水手的品味并不完全是罪魁祸首,臭名昭著的英国厨师也是罪魁祸首。詹姆斯库克船长于1768年开始环球航行,他遇到了这种情况。作为一名精明能干的船长,他非常关心船员的健康,并尽可能用新鲜肉类补充航程。除了后甲板上的六打活鸡,他还把猪和羊带到船上。然而,习惯腌肉的水手对船长的好意非常忘恩负义,甚至公开拒绝这些无味的鲜肉。为了迫使船员们屈服,库克船长不得不拿出九条鞭子,他一直关心着船员们的痛苦。水手亨利·斯坦劳和海军陆战队队员托马斯·邓斯特因拒绝吃发给他们的新鲜牛肉,每人被鞭打12下。这两个人的名字也很荣幸留在库克船长的日记里。

还有一些事情会让人们笑得更多,哭得更多。许多渴望在船上添加新鲜肉类的船长发现,他们煞费苦心要上船的家禽和牲畜并没有像最初预期的那样成为菜肴,而是被孤独无聊的水手当作宠物对待。一只幸运的猪逃脱了,因为它在水手中太受欢迎,最后死在船上,因为肥胖。这种资源的严重浪费迫使许多船长决定必须定期更换船上的牲畜,以免让这些多毛的动物看起来太讨人喜欢。

(培根根据英国海军的“古代法律”制成)

船上不缺鱼。厨房里的干鱼和腌鳕鱼肯定不如刚抓到的鲜鱼受欢迎。在漫长的海上航行中,钓鱼可以用来消磨无聊的时间,也是一种补充蛋白质的廉价方式。水手们也认为这是改变他们口味的好机会。更不用说普通的鱼,甚至鲨鱼、鳄鱼和海龟都有幸进入厨师的汤锅。拖网捕获的鱼属于整艘船,名义上首先提供给船上的医务室,当然,医务室通常由军官和水手自己的食堂处理。水手们用钓鱼线钓到的鱼是他们自己的。他们可以和他们的合伙人分享,并以少量酬金卖给官员。

除此之外,船上另一个与肉类密切相关的东西是速食汤(instant soup),这是一种深棕色块状,肉味浓郁,也称为“口袋汤”和“牛肉胶”。它看起来有点像被切成小块的橡胶。它的制作方法是将蔬菜、肉和动物内脏熬成像胶水一样的粘稠糊状,然后干燥切片。不用说,里面所谓的肉都是牛的下脚料,蔬菜也很便宜。杜·波伊斯夫人为英国海军提供了方便的汤。这位能干的伦敦零售商幸运地在1756年获得了一份合同,并开始向英国海军供应这种据说极具营养的新奇物品。因为经过脱水和干燥处理后,速食汤非常适合长期储存,而且在罐头食品上市之前生意很好,仅在1793年就生产了大约897吨。一些医生认为这种东西可以用来预防可怕的坏血病,许多船长也相信它,希望在长途航行中用它来改善船员的健康。杜·波伊斯夫人自豪地将她的杰作命名为“值得烹饪的先生”。然而,鉴于英国人臭名昭著的烹饪技巧,“沃思先生烹饪”的味道是不用说的。自然,一些可怜的水手因为拒绝这位可敬的绅士而被拖出来鞭打。即使为了船员的健康,库克船长强迫每个人接受速食汤,也忍不住在日记中抱怨这种东西真的超出了人类的消费范围。英国国家海事博物馆也有一个方便的汤基地,跟随库克船长的“努力”完成环球航行。直到今天,它看起来和两个多世纪前的相似。虽然一些研究表明它仍然可以被放进锅里,但是没有人敢再品尝它的可怕味道。

(按照军事程序制作的硬饼干坚硬致密,不会被水或挤压损坏。)

自从英国海军开始在海洋中兴风作浪以来,水手们每天都有一磅硬饼干配给,两个多世纪以来没有变化。因为船上的厨房设备很差,而且没有办法烤面包,水手们只有在进入港口时才能从岸上得到软面包。直到19世纪中叶,随着厨房设备的不断创新,船上烤面包不再是奢望,硬饼干仍然在英国海军的日常饮食中占据重要地位。

几代水手都在啃硬饼干,以对抗大英帝国的敌人。西班牙、荷兰和法国在英国海军的枪口下相继被击败。夸张地说,大英帝国是建立在硬饼干和啤酒的基础上的。硬饼干没有技术含量,只需要水和全麦面粉,盐是可选的,毕竟盐吸湿性强,不利于硬饼干的长期储存。虽然没有味道,但硬饼干的营养不差,蛋白质和卡路里相当高,这对船上从事高强度体力劳动的水手来说是非常必要的。鉴于贪得无厌的商人提供的硬饼干质量低劣,而且经常出现偷工减料的情况,从18世纪开始,英国海军不得不自己烘烤硬饼干,并在包装外面贴上皇家财产标志——醒目的宽箭头(或乌鸦脚)。

与松散美味的现代饼干不同,硬饼干是不发酵直接烘烤的,最多四次,几乎没有水分,可以说是面粉做的砖。它的缺点是牙齿吃得太多。必须把它打碎,浸泡在汤里,使它软到可以吃。现代曾经有一个很好的战争替代品,他想尝尝硬饼干的魅力。不幸的是,硬饼干没有浸透汤——然后他泪流满面地去看牙医!它的优点是硬饼干几乎可以无限期地储存在干燥的环境中。世界上许多博物馆都有如此惊人的展品。

有酒、肉和硬饼干。菜单上显然缺少新鲜蔬菜。只有洋葱、胡萝卜、卷心菜、白萝卜、南瓜和土豆可以在船上多放几天。此外,只有泡菜伴随着水手们远航。然而,詹姆斯·林德博士高度重视这种只有德国人才能吃的食物,认为它也是预防坏血病的法宝。船长对此也抱有很高的期望,并强迫船员去开阳吃肉。遗憾的是,这种以卷心菜和浓茶为原料的德国菜不合牛约翰的口味。不仅水手们很快发现这太难以忍受了,连船长们也再也无法忍受了,拒绝把它带上船。然而,只要港口有新鲜蔬菜供应,在英国海军周围做生意的小船也可以从水手的口袋里赚大钱:糖、茶、鸡蛋、水果、软面包、香肠、烈酒等。,这可以刺激水手单调的饮食。

船上的水手通常六人一组工作,选出一名代表来照顾船员的日常饮食。这种自发的“混乱”也是食堂的最早原型。每天,代表都会拿一个标有记号的小桶给事务长领取当天的口粮,然后把桶交给厨师烹饪。为了省事,厨师会尽可能地把肉切成大块,所以在带回每顿饭后,受信任的代表将不得不把肉公平地分成每个伙伴的盘子,这一点都不容易。

军官也有类似的“食堂小组”。与水手相比,他们有更多的新鲜食物。许多在船上饲养的家禽和兔子都为它们做好了准备。鸡蛋,甚至山羊提供的鲜奶对官员来说都很常见。在港口停泊期间,丰厚的薪水也能使官员们更加舒适。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快三彩票 中国一分彩

上一篇:舞阳县卫健委进行中秋节前廉政谈话

下一篇:金徽酒与华为签署合作框架协议

扫描关注微信
下载客户端